笔趣阁 > 重生之神级学霸 > 第1040章 前路迷途

第1040章 前路迷途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qg8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笔下文学【 www.BIXIABOOK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<div class="kongwei"></div><div class="ad250left"><script>ads_yuedu_txt();</script></div>    杨锐望着李星洲,极不爽的吐出一口郁气。

    李星洲看着杨锐,露出善意而和谐又暗暗得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别看吕寿这个副区长,似乎官职不大——其实,那只是被区长两个字给误解了。

    北丶京是直辖市,直辖市的副区长起码也是副厅级,要是有点资历和来头的,说不定就高配到厅级了,放在哪里都算是一方小员了。级别稍低的地区,一个市的市长也就是副厅级了。即使天子脚下,有的是大官,耐不住吕区长是现管。

    吕寿吕区长,正正的就管着海淀区遗传工程实验室,一点磕绊都不带的,他的命令,直接就能形成文件,让行政部门做出相应的举措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行政管理的力量,在80年代,是难以找到制衡的力量的,理论上,吕区长签发的行政命令,海淀区遗传工程实验室,就得不折不扣的来执行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庆幸的,就是杨锐开的是一家实验室,而非一家工厂。

    吕区长可以命令实验室如何如何,却不能翻开杨锐的脑子,将他所掌握的知识和技能掏出来,而没有了杨锐的知识和技能,海淀区遗传工程实验室,无非是一座拥有数名科研员,账面资金百多万的小型实验室而已。

    奈何,杨锐并不想要这样两败俱伤的结局。

    甚至都不能称作是两败俱伤,正常情况下,杨锐所能期待的最好结果,也不过是全身而退罢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,包括他辛辛苦苦募集来的资金,都只能说“喂了狗”。

    杨锐不想喂狗啊!

    又不是小区里的流浪狗,此等野狗,且是脑满肥肠的野狗,又有什么好喂的。

    可要说抵抗……

    老实说,遗传工程实验室能够带给区政府的好处是不少的,首先一点,遗传工程实验室有资格发展为全市乃至全国的顶尖实验室,就算区里的官员不懂,各家央企的捐款,总归是能说明问题的。

    再者,就算遗传工程实验室带来的好处不多,总归是本区的实验室,比华东畜产品研究所要亲切的多。

    第三,遗传工程实验室是丁十一等人跑下来的,吕寿不看僧面看佛面,也不应该第一次见面就提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然而,吕寿仍然是要求了。

    杨锐瞅着李星洲的神态,不乏恶意的揣测,他究竟许给吕寿多大的好处?

    若是要杨锐给一个数字的话,他可以把上限划到50万!

    只要吕寿敢收,李星洲敢给,两人的钱权交易的数字,就有可能达到50万!

    不过,50万只是杨锐的最高估算,在85年的当下,5万块就足够吕寿为华东畜产品研究所冲锋陷阵,一往无前了。

    五十万元,只是杨锐对自己的警醒。

    至于50万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,杨锐就是以100万元的预估经费的一半来算的。

    学术腐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是非常普遍的现象。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项目经费难以做到专款专用。同样是牛胚胎移植的项目经费,华东畜产品研究所若是能拿到总额100万的经费,他们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,是用这笔钱中的一部分,维持研究所的运转。

    需要添置的仪器、设备、试剂,需要给研究员们发放的奖金甚至拖欠的工资,想要新建的楼房乃至于研究员们的福利房,迎来送往请客的花销,茅台五粮液的成本,如此等等……

    最后,剩下的经费,大家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分掉一些,并做账到前述开销里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财会制度并不完善,许多开销都是没有发票的,往往一张纸条就能入账了,稍微胆大一点的,都敢贪掉百分之一二十的经费,再心狠一点的,贪掉50%的经费都有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的研究所,经费本来就很少,像是华东畜产品研究所,一年的经费可能就是一百多万,或许,牛的胚胎移植项目,就是他们赖以维系工资奖金和福利的主要项目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了牛胚胎移植的项目,华东畜产品研究所立即就发不出工资也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要说李星洲拿出一笔钱,去贿赂吕寿,又或者说,做的再雅一点,他拿一笔钱讨好吕寿,并不出奇。

    研究所的相关研究员,全体通过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牛的胚胎移植的项目,原本就是关系到华东畜产品研究所全体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指着这个项目活着的——杨锐对于此点倒是极为确定。

    三四年的时间,才将牛的胚胎移植做到胚胎分割,要说他们将所有的经费都用在了实验里,杨锐第一个不信。

    他的实验室虽然因为自己的原因,做实验很节省,但就是翻10倍的成本,华东畜产品研究所也起码应该对冷冻胚胎有一定的研究才对。

    十几号人,说不定几十号人,玩一个胚胎分割玩了三四年的时间,若是还得花掉上百万的经费,那这份成本,真比国外的科研机构还要高了。

    老外的实验室里,一个项目组一年有个十来万美元的经费,也不能说是少了。不管是牛的胚胎移植,还是冷冻胚胎,都是老外60年代就实验室通关的技术,到了85年,要是花了相同的钱还没做出来,杨锐实在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遗传工程学本身就不是个特别花钱的领域,或者说,本来也没多少钱给遗传工程学领域,不管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,大家都得学会省吃俭用的做实验。

    华东畜产品研究所,做到这个地步,也算是摆烂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杨锐越怀疑他们和吕寿之间的关系不纯洁。

    狗急了还要跳墙,华东畜产品研究所要是没了牛的胚胎移植的项目,还真的是要急死的。

    杨锐这时候稍微有些后悔,自己昨天应该给李星洲留一条退路的——不过,转念一想,杨锐也没有退路能留给对方。

    李星洲想要的,是牛的胚胎移植的项目经费继续落在自己研究所的头上,如果要给一个期限的话,最好是一万年……

    杨锐除非想要将前期的投入全打水漂,他就不可能给李星洲退路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科研之路只有一条,你走了,别人就无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杨锐即使是不做胚胎移植,不做遗传工程实验室,只要他继续做科研,他终究还是要遇到李星洲、张星洲,王星洲的……

    “吕区长,让我们先考虑一下吧。”杨锐放软了语气,给予吕寿回答。

    吕寿皱皱眉,道:“这还需要考虑什么?我知道,你们是要吃一点亏,你们的研究进度在前嘛。年轻人,眼光放长远一点,有李所长提携着你,你之后的路才能走的又快又稳呀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很明显,对方是不想给杨锐反应的时间的。

    杨锐心里也是一口浊气,不吐不快。他不知第几次看向李星洲,缓缓开口道:“恕我直言,就李星洲副所长的能力,没资格提携我。”

    李星洲的表情,立即变的生动起来,原本绷着得意的笑容,像是冰山似的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吕寿不是做科研的,此时不禁道:“杨锐同学,你如今虽然读大学了,但读了大学,不等于就掌握了知识技能。当然,你在学术方面是有成就的,可要是以此来否定一名研究所的所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不如问问李星洲,看他怎么说。”杨锐也是有些气。既然不让考虑,那就面对面的说好了。大不了,惹一身的麻烦,交给姜志军等人去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结果,可能是遗传工程实验室改换门庭,而杨锐被扫地出门,不得不重起炉灶,并且冒着专利有冲突的风险。

    可惜,这样的后果,不是杨锐想要极力避免就能避免的。

    吕寿虽然有些不满杨锐打断自己的话,但还是好奇的看向李星洲。

    李星洲没想到杨锐会这样说,哼哧哼哧了半天,道:“你让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吕区长大概是不太明白咱俩的差距,不如您给吕区长解释一下?”杨锐对李星洲,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了。

    李星洲嘴唇动了两下,却不敢胡言乱语,以免被杨锐传播出去。当着数名畜牧业的官员,李星洲勉强道:“做学问不是做题,是没有标准答案的,你的确是做出了一些成绩,但我们华东畜产品研究所,在牛的胚胎移植方面,并不逊色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们做了三四年,还没做出来的牛的胚胎移植的研究,能比得上我做了两个月的成绩?不可能吧,据我所知,你们冷冻胚胎的成绩是0啊。”杨锐瞪着眼睛,看着李星洲,道:“你这样的东西,除了骗经费,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吕寿听到经费两个字,立即喊了停,道:“杨锐,你是区遗传工程实验室的负责人,不是负责吵架的。你准备一下,办交接吧,文件很快会下来的,从下周起,李星洲做遗传工程实验室的主任,你做副主任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包括屈场长在内的几名国企官员,都有些意外,并担心的看向杨锐。

    他们是担心自己不能及时见到胚胎移植的项目完成。

    李星洲的实验室,他们也都是接触过的,所以,这一次才被李星洲找过来。但是,如果李星洲的实验室有能力尽快完成胚胎移植的项目,他们也不至于跑来给杨锐捐钱。

    几个人又想要自己投的钱,变成股份和影响力,又怕遗传工程实验室不能如期完成项目,也是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杨锐则是少有的惶恐了几秒钟。

    他是的确惶恐的。

    吕寿既然是主管科技文教的副区长,遗传工程实验室的命运,就本上由他一言而决了,除非——

    找他的上级来制衡他。

    然而,这并不一定是步好棋,谁知道吕寿又有什么背景。再者说,区长就一定能管得住副区长吗?怎么可能,这又不是玩军旗。

    遗传工程实验室,仿佛瞬间陷入了迷雾当中,令人看不清前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://m.bixiabook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