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>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19

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19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qg8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李淑芳的爹娘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见出嫁许多年的大女儿少见的提回一大堆东西,简直惊掉了下巴,手脚都僵掉了,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诶?

    女婿也一起回来了?

    李母穿着一身旧衣,是真的很旧,上面打满了各种颜色花纹的补丁,底下一条黑色的裤子,脚上是一双自家用茅草编制的草鞋,头发梳到脑后挽成一个髻,用一根样式粗糙的木簪子插着,蜡黄瘦削依稀可见年轻时清美秀丽的脸上被疲惫困倦占满,此刻笑容勉强的迎上前,“芳儿,女婿,你们咋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,还、还带这么多东西。”

    恩。

    有些局促。

    李父蹲在门口的台阶上抽着旱烟,抬头看了两人一眼,说道,“当初不是说不让你们回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李母:……

    李淑芳有些尴尬的绞着衣角,“爹,我就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看的,家里一切都好,你已经嫁了人,老话说得好,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,覆水难收,很是该把心思放在婆家。”

    “娘家,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李父淡淡道。

    他也并非冷血无情不念血脉亲情的人,只是,自古以来,社会便是这样。而女孩儿心里时时想着娘家人,这让丈夫公婆怎么想。

    肯定会不满的。

    还有个问题,大女儿嫁人多年还未得一子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女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淑芳低头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父把烟斗往地上磕了几下,“既然来了,就吃了午饭再走,这些东西也都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淑芳:“是。”

    思如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身旁低眉顺眼的女人,很想提醒,喂喂,你是不是忘了咱俩来干啥的!

    无语。

    看来,送小丫去新式学堂读书简直不要太正确。

    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说道,“爹,不用了。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专门买来给你们的,再拿回去,你看我跟淑芳这么瘦,得多费劲儿。二子他媳妇不是才生了吗?正好这里有两包红糖,还有些肉跟骨头。对了,这还有些布料,不过受了潮,花色有点糊掉了,娘你也知道,我家里也穷,买不起那好布,这做了衣裳干活穿应该还可以的,别嫌弃。”

    又瞪着李淑芳,“还不快帮娘把东西拿进去。”

    木头!

    李母惶恐得不行,“这……这可怎么好得!”

    她刚也扫了眼这布,颜色鲜艳美丽,乍一看根本看不出花了的,正经做件衣裳穿多好。

    还有这么多吃的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可花了不少钱吧。”

    思如笑了笑,“这人生在世,总不能一点钱不花。再说,钱花在正确的地方便是赚到。”

    李母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嘛?

    花钱是赚钱?

    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她已经完全摸不懂了吗。

    “那个,一路走来累了吧,快进屋快进屋。”

    “小兰,倒茶。”

    “二子,你大姐大姐夫回来了,快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牛牛快叫姑姑姑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一贫如洗的农家小院变得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李父坐在家里唯一一张老爷椅上,看着思如,“最近生意可好?亲家母身体可安好?”

    他小时趴在村里的私塾看里面的先生教学,字没认得几个,反倒是把这拽文弄字的腔调学了个三四成。

    恩。

    自诩斯文人。

    思如点头,“挺好的。”她想了想,说道,“我年后去了趟江州,小赚了一点钱。”

    李父:诶?

    好奇道,“你做了什么事,居然会赚钱?”

    思如摆手摇头,态度十分谦虚,“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而在厨房里,李母一边切肉,一边小声的问大女儿,“真的没有关系吗?这么多东西,你婆婆知道吗?回去她会不会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瞧瞧这案板上的猪肉,一大块肥厚雪白的肉,就连切了肉的菜刀上都是一层厚厚的油。

    她小心的把切剩了的猪肉装在碗里,放进柜子锁好,一个瘦削苍白的小姑娘把洗好的土豆拿过来,眼睛一直往案板上白腻腻的肉上盯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李淑芳笑着说道,“娘,你放心,荣哥他有时候说话是难听了点,但对我是真的好。”

    恩,就把思如去江州前的叮嘱一一说了。

    李母瞪大眼睛,好一会,才不敢想象的摇头感叹,“我的个乖乖,女婿看着人斯文的,没想到切开竟是黑的,你那婆婆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,我也没说。”李淑芳道:“这次买东西,荣哥本来是让我自己去买的,但娘你也知道,婆婆要是看见了,肯定得闹。我寻着她去串门时买了点,就两包白糖一点点心,偷摸着拿回来,一放下就被荣哥骂了,说我存私房钱也不是这样的,呐,又跟他去街上买了这些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忙把手往围裙上擦了擦,解开衣服上面两颗扣子,伸进去掏了半天,摸出一把银元。

    “娘,你看!”

    李母当然看到了,她瞳孔一缩,“这是……你怎么有这么多钱!”粗略看了一眼,至少也得有十块钱了。

    赶紧朝门口望了眼,才抓着大女儿的手往里走了几步,压低声音吼道,“你不会是偷了女婿的钱吧!芳儿,家里是穷了点,但靠着那点田地,我们还勉强过得去。你这要是被女婿发现,他家本来就对你不满意,听娘的话,把钱偷偷还回去,女婿赚钱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虽然,虽然家里真的太穷了,如果有一笔钱,不需要太多,几块就够了,就能改善家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李淑芳把钱塞到李母手里,攥紧,“娘,你拿着。这钱是我这么多年存的私房,再说,荣哥他去江州,我是不知道他到底赚了多少钱,但一定不少的。至少,这点钱他还不放在眼里。他……他也不知道我偷拿了。”

    李母:“你还真是偷的!”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李淑芳紧抓住母亲的手,“真的,家里现在不缺钱,你拿着,存起来给弟弟妹妹成亲。”

    家里六个孩子,到现在,还有最小的两个没着落。

    实在没辙了。

    家里既出不起彩礼,也没钱盖房子买地的。

    闺女?

    那不行,已经卖了一个了,不可能再卖一个。

    李母:“可女婿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。荣哥舍得花钱买这些,也不会在意我这点私房钱。”李淑芳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