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成了一条锦鲤 > 第0405章 分人参果喽

第0405章 分人参果喽

作者:丹尼尔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qg8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季铭跟初晴一块儿去了几趟商场、宜家,布置新家还是一件挺让人愉悦的事情。尤其是当两个人都不太固执的时候,不会为了选择一体式或者组合式的大灯而吵得沸反盈天——据说装修和旅游,是检验情侣关系的最佳途径。

    他们俩应该是通过了检验。

    当初晴选中了一个什么玩意的时候,季铭的回应通常是这样的:

    “哇,这个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挺有意思的,设计好棒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找到的,我感觉很不错哎。”

    “好合适哦。”

    天生捧哏料子,莫得办法。

    季铭有时候也会选中一些东西,比如有一个实木高脚圆凳,放在小吧台前面的话,应该会很不错——虽然他们俩其实都不怎么喝酒,但家里还是有一个小吧台,放在那儿,喝点茶也不错啊。广式功夫茶固然悠闲,但吧台式清茶一杯,也挺有意境的。

    “499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知道是什么料子。”

    初晴略有点嫌贵,不过瞅着季铭兴致勃勃地描述着坐在上面喝茶的惬意模样,连冬天午后的阳光,把吊兰和芦荟照的通透可爱,一炉清水汩汩沸腾,把银针,或者毛尖冲的滚成在波涛里竞逐的绿色游鱼……都描述的仿佛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好像,是不错啊?

    “那就买?”

    “买!”

    初晴看着他摩拳擦掌要自己动手搬下来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别砸着你,喊人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剪辑室,都是这么阴暗,可能是因为需要时刻来模仿影院的样子,一直看自己剪出来的片段,是不是能够在大荧幕体现出导演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轻松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季铭笑了一下,看了一眼爱丽丝,还有她合作依旧的法国籍剪辑师:“你们俩倒是看起来相当憔悴,噢,真是让人钦佩你们认真的工作态度。”

    法国剪辑师,简称法剪吧,法剪有一个中年法国人标准的地中海头,以及微胖的身材,当然,这个微胖和男孩子交女朋友时说的“微胖”,不是一个概念,这是真正微胖,大概接近180斤了,身高180公分。

    “听听,这就是资本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,您来中国之后,学了不少新词儿。”

    法剪耸耸肩膀:“这可不算新词,最近几年法国人提资本家也提的很多,老马还是欧洲人呢。”

    老马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咱们打算去威尼斯,又不是柏林,不用这么努力研究政治。”

    一记对柏林电影节的辛辣嘲讽——今年的柏林,华语电影大放光彩,《地久天长》一口气拿下影帝影后,将中国为数不多的三大获奖演员一下子增加了两位。可是,金熊奖归于《同义词》,一部很欧洲的电影,以色列的年轻人逃离故土,来到梦想中的法国重生……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对现实法国的嘲讽。

    聊了几句闲话,还是要努力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爱丽丝的动作其实是挺快的,唰唰的,就剪了好几个大片段出来——她是围绕重点剧情先剪出来,然后再行程整个电影的。跟文晏不太一样,文晏喜欢根据主线剪,剪出长长的一条来,然后在它身上修剪、雕塑。

    季铭静下心把这几个大片段都看了,差不多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非常,非常适合。”

    用“适合”来描述,显然比“非常棒”“非常好”更有说服力,爱丽丝也明显因为这个评价松了一口气——倒不是她非常在意季铭的评价,而是如果他们俩对于剪辑风格有巨大的争议,那接下来的工作就非常困难了,没有谁会轻易让步。

    季铭在这一刻,才最终确认,他选择爱丽丝·洛瓦赫,这位意大利女导演,可能是《默》最大的幸运之一。

    爱丽丝当过7年的纪录片导演,在她的镜头语言里,纪录片似的真实,和建基于她个人生活经验的浪漫和奇想,被特别好地结合起来了,有人叫它自然主义,也有人说这是新现实主义——不管叫什么,但这两点体现在《默》中,就让这些片段,既有真实存在的质感,也有高于现实的朦胧美,两者之间存在微妙的冲突,观影者在整个观赏过程中,相信都会被这种冲突萦绕。

    它绝不是那种会让人认为电影不协调的冲突,而是类似一道牛腩炖苦瓜,苦里回甘,甘里带苦,但一切味道都统一在这道菜里,那就是那样,本该那样。

    “我认为这种微妙的冲突感是这部电影最重要的气质。”

    季铭甚至不需要说的更多,爱丽丝是导演,她完全知道这一冲突感来自哪里——杨鸣尽其所能地完美化他的想象世界,他的乌托邦。但理智和他的现实处境,都在不断地挑战这种虚假,完全健康有力的身躯、定格的数码钟、肖睿的存在、五年前的宣传单、消失的演员、变化的观众……

    他竭力地忽视这些虚假,从而延续这个想象世界——但是他追求舞蹈艺术的突破,他对《寂静湖》的极致演绎,又都来源于他的真实执念和艺术理解。

    这种真真和假假,刻意忽略和本性执着交织在一起,就带来了挥之不去的冲突感。

    不论是爱丽丝,还是季铭,都没想让观众舒心地看完电影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们,看来你们达成了最重要的一致。”法剪耸了耸肩膀:“不然到时候我完全不知道应该听顶头上司的,还是大Boss的。”

    “毫无疑问你应该听Boss的,因为Boss给你钱。”爱丽丝心里涌起一股感激来,她知道季铭做了极大的克制,作为剧本的创作者、主演,他对于电影显然有一个特别完整的想象,但无论在拍摄中,还是现在,季铭都没有意图要把那个想象强加给爱丽丝。

    和谐一致的工作环境,并没有让季铭少掉几根头发,在剪辑室里头断断续续地忙了两周。

    这中间,徐铮、宁昊、黄垒、楼烨、刁一男,都或者三三俩俩,或者单人独骑跑来看过,也是惯例,一方面看看同行的创作,一方面也可以做第一批观众,毕竟都是导演,不需要等到完整的作品出来,就能够看出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季铭和爱丽丝,倒是过了一遍中国这些中坚导演们的思想方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周出关后,季铭再度和《末代皇帝》剧组汇合,前往沪上参加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——这是国家艺术节日,很盛大,主管部门的头头都会出席,人艺也是当个大事儿来安排的。

    文华奖,就在闭幕式上颁发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有人认为《默》和《黑天鹅》类似么?一样的虚假、真实,一样的追求舞蹈的艺术境界。”黄垒也受邀参与,作为黑镇戏剧节的创始人,他还是相当愿意参与这些艺术盛事的,找了个空闲时间,抓住季铭聊《默》,他是跟徐铮、桃红一块去的,那天也没机会聊太多。

    季铭想了想:“蹭一下热度,对票房有好处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黄三石眨眨眼睛,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这个回答:“你,真是怪不得《遇仙降》能拿15个亿,有你这么盯死了票房的,不火都难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黄老师文青病犯了。

    季铭想了想:“其实我不太担心,当初我就跟您说过,这两者带有舞蹈、幻想,甚至悬疑的因素,一定会被放在一起看。但是如果两部电影都去看过的话,肯定会知道,它们的内核是完全不同——《黑天鹅》讲的是,一个体验派舞者,在攀登艺术高峰的过程中,最难熬的那一段。而《默》探讨的是一个行为受限群体的思维可能性,它可以是一个舞者,也可以是个歌者、画家,当然艺术家的想象力更为玄奇一些,不考虑这个,甚至他也可以是个建筑工人、教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的内核要高于《黑天鹅》?”

    这是个外行话,黄垒似笑非笑的死样,也不是再说正经的。

    电影是最没有大小之分的,国内有时候一撮人会说宏大叙事比小情小爱要高,但单纯从艺术角度来说,大和小是没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得第一时间去看,不然老挂着,有看片会么?”

    “估计有,得看京城文化那边的安排,我们反正剪完片子就over。”

    黄垒才不信呢,季铭第一部主控的作品,难道真的可能不去管他?无论京城文化怎么跳,到底季铭才是真老板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就看你管不管。”黄垒把话题丢下:“倒是文华奖,你有没有信儿的?”

    说起来这个问题,还真是诡异。

    文华奖虽然不能说是分猪肉,但说是分人参果是没有多大问题的,镇元大仙的邀请函都得一个一个发出去。所以其实往届的奖项,会知道的相对比较早,不必真等到最后闭幕式宣布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季铭还真是不知道有没有拿奖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《末代皇帝》没能拿下作品奖——作品上面的获奖片单,全是有站位有态度的,《末代皇帝》的创作如果围绕怎么把封建皇帝改造成新时代的人,可能也有的一拼,不过它不是,所以没拿奖也不出意料。

    可是表演奖,各种消息都语焉不详。

    话剧领域的文化表演奖,最多不会超过两个,很可能就是一个,会不会落在季铭手上,在没有确凿消息的时候,各方都不敢说——这一次,国话本年度最突出的辛博青没有竞争力,所以国话+人艺+中戏,很多人都在给季铭使劲儿,一些入围的老前辈当然也有自己的渠道和关系,总体来说不如季铭锋利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拿奖不拿奖,我也不是特别执着。这次来参加中国艺术节,主要还是希望给长安人民,给全国各族人民,老百姓们展示过去一年我们在文艺战线上的作为和奉献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领奖感言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咳,还真是从感言里拉了一句出来,人艰不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