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最强近身保镖 > 第249章 猎杀

第249章 猎杀

一秒记住【笔趣阁 www.bqg8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老小子,你没事吧。”宁凡问。

    楚彦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道:“还死不了,没想到你小子这么狠。”

    “哼,生死关头了,不狠就是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快离开这里。”楚彦担心敌人还有帮凶,于是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宁凡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,声音戛然而止,目瞪口呆地看着不远处侧翻的悍马,几个矫健的身影从车厢中钻了出来,飞快地向宁凡冲来。

    “我靠,这群阴魂不散的家伙,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。”宁凡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眼见敌人从悍马中冲了出来,直奔自己而来,宁凡目光一凛,左右扫视,发现根本没有藏身之所,也没有逃跑的途径,他一咬牙,道:“今天老子和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“老小子,等会儿自己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楚彦神色凛然,道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我就不信我楚彦今天会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有我在,我不会让你死在我前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果然没看错人,若真的和你死在一起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小子,老子才不和你一起死呢。”宁凡笑骂道。

    但此刻,宁凡的身心已经完全提了起来,处于巅峰的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敌人电闪即至,乃是三位男子。

    一个面黑如碳,身材高大,不怒自威;一个是面色普通,却手提一把镰刀状武器,寒芒四溢;一个像一个柔弱的翩翩书生公子,唇红齿白,俊朗飘逸,但浑身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三人成犄角之势包围住了宁凡和楚彦,气势陡然变得肃杀起来,四周的车流似乎都消失了,天地间只剩下他们几人,在这喧嚣的公路上显得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“楚彦,你跑的倒是挺快。”黑面男冷声说,语气生硬,就像是从石头缝里挤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楚彦眼中掠过一丝骇然,道:“阎王,居然是你来追杀我。”

    宁凡闻言,大吃一惊:“阎王,这人居然就是骷髅会排名第二的杀手阎王,实力肯定不容小觑,另外两人看似普通,但浑身都散发着诡异的危险气息,肯定也不是易与之辈,看来今天真的是一场生死之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彦,你大闹我骷髅会总部,又杀了红玫瑰,我们怎会轻易放过你。”阎王冷冰冰的说。

    “哼,若非你们刺杀我女儿,我又怎会大闹你总部?”楚彦反问。

    “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这是我骷髅会的宗旨,既然有人下了单,我们自然要执行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看来你们追我到这里,是想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阎王摇头道:“虽然你杀了红玫瑰,但那是她技不如人,只是你大闹我们总部,让骷髅会颜面扫地,我们总要给世人一个交代,不过你贵为楚家家主,我们也不会杀了你,只是请你回去好好地商量一下,看此事究竟怎样了结。”

    楚彦嗤之以鼻:“等我落在你们手上,还不是任你们宰割,我可不是傻子,告诉你,这事已经没有办法了结了。”

    楚彦很清楚双方已经势同水火,若委曲求全,以后肯定会吃大亏,这次只要让他脱身,他回去后肯定会调集更大的力量一举摧毁骷髅会。

    阎王的眉头跳了一下,神色越发阴沉,而那一双眼睛却渐渐发亮。

    “阎王,这人已经是强弩之末,还和他废话什么?”手持镰刀的男子不耐烦的说。

    宁凡的眼睛微微一眯,注意力集中在了那把镰刀上,心中一动,道:“你是血镰?”

    血镰讶然:“咦,你竟然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你的武器太好认了。”

    宁凡想起了红玫瑰的供词,其中就有血镰的简单介绍,血镰排名第五,还在红玫瑰之上,而且别看这把镰刀普通,其实不知饱饮了多少人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何人?”血镰轻蔑地问。

    宁凡轻笑一声,道:“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普通人就快点滚开。”

    白面书生笑道:“血镰,你的脑袋真是秀逗了,面对我们还能谈笑风生的能是普通人吗?”

    “夺命书生,老子不需要你教训。”血镰狠狠地瞪了书生一眼,随即杀机大作,怒视宁凡,叫嚣道:“小子,你竟然敢戏耍我,今天我要用你的鲜血洗我的镰刀。”

    宁凡斜睨了白面书生一眼,心道,他就是排名第九的白面书生,看似手无缚鸡之力,肯定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微微一扬,又把目光聚集在血镰身上,戏谑道:“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吼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宁凡的轻蔑赤裸裸,血镰瞧的清清楚楚,历来别人听到他的名声都肝胆欲裂,何曾被这样挑衅过,于是他感觉鲜血直往头上涌,镰刀在手中挽出一个刀花,寒光凛凛的弧形刀刃直奔宁凡的面门而去。

    宁凡故作恐惧,眼里闪过惊慌,向后躲去。

    血镰见状,哈哈狂笑:“小子,现在害怕已经晚了,你去死!”

    宁凡向后退了三步,便如巨石一般矗立在原地,默默运转《乾坤诀》,元气悉数汇聚在右掌之上。

    现在敌众我寡,且武力不容小觑,他必须快刀斩乱麻,集中有生力量,在对方还不清楚他实力的情况下,最大限度的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,这血镰看起来粗心易怒,宁凡就是故意激怒对方,然后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镰刀临空劈砍,血镰眼中血光大作,就像是一头嗜血的野兽。

    宁凡矮身躲开镰刀,右掌斜刺里穿插出去,犹如刺破苍穹的利剑,直接印在了镰刀的左胸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犹如金石相击,一阵骨骼碎裂之声接踵而至,元气仿佛脱缰的野马钻进宁凡的胸膛,瞬间游走奇经八脉,吞噬掉血镰体内的气劲。

    血镰就像是没有了骨骼的躯体,软软地倒在地上,口吐鲜血,双眼微微睁开,却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狠辣,有的只是骇然与绝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血镰吞吞吐吐地说了半天,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